芒果馅儿元宵

深深井里一块儿冰!

“……他就当着整个帅府的人的面,大声的说,他讨厌我。”
林府老太君六十有二,高寿,身体也还硬朗。年少时征战沙场,老来儿孙绕膝,每日在府里种种花,晒晒太阳,给孙儿孙女们讲讲故事,美事一桩。
“是啊,打那之后,我就对他特别上心,你们说他狡猾不狡猾?兵不厌诈啊,可他一诈,我连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他怎么会讨厌我呢……就算是,那也一定是为了我好。哎呀,你们没见过他,不知道他有多周全。”

老太君的故事翻来覆去也就那么几个,故事里有小辈们未见过的爷爷,听多了也烦,纷纷闹着讲新的。好吧,那就是《孙子兵法》《兵韬》《六略》……还不如听故事呢!
也不知道何时,老太君就真的老了。
儿孙依旧陪在身边,她却总是在睡,时不时的,还会蹦出一两个字来,听不清是殊还是苏。
那天太上皇来了,迎着大风。四月,正是金陵城祛寒迎春,却又风声大起的时候。老太君被人扶起来,歪着身子靠在下人门堆好的软垫上。
靖王哥哥。
她叫他,苍老的声音里带了些少女般的纯真。她有些记不清事了,她忘了他早不是什么靖王。随行的小太监脸色煞白,却见太上皇伸手提她掖掖被角,嗯了一声。
靖王哥哥,是下雪了么?
没有。风有些大。
…梅岭也好大的雪。她低头盯着褥子,像是在想什么,半晌却无果,只好呆呆的再去看一边的景琰。
你,好好休息吧。
昔日的帝王喉中酸涩,略略嘱咐几句,不知她听不听得懂,便由人搀着走了。

老太君薨的那日风还在吹,林府里一条溪上都落满了粉白花瓣。林家本宗的人寥寥无几,偏室的,同族的,都披麻戴孝,送老太君上路。
不知多少年后,老太君的儿孙也长大,也会讲给他们的儿孙。金陵城有个少年将军白裳猎猎,云南曾有位奇女子可大杀四方。将军娶了这个女子,一世都待她好。他们相携一生,互伴终老。

评论

热度(21)

  1. 小静静芒果馅儿元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