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馅儿元宵

深深井里一块儿冰!

【杜方/凌李】恋爱就是恋爱 02

提起方孟敖跟杜见锋,同级的人都知道,除了长得帅,他们俩的关系也令人动容。
一言蔽之:对家。

方孟敖毕业入了空军,杜见锋是陆军,按理说没啥交集,除了俩人大学时窝在一块儿上过课,图书馆里碰过头——杜见锋是怕挂科,方孟敖是去把妹——之外,就没什么多余的缘分可言。
坏就坏在一次同学聚会,几人推杯换盏熟络起来,又都是酒场好手,菜没吃多少,酒却是成打地喝。方孟敖惯喝红的,对啤酒一直提不起兴趣,遂对身旁压着他风头的杜见锋有了那么一丢丢,敌意。

说杜见锋穷,一个排都知道。
不是真穷,是出门没带钱的习惯。他除了抽烟喝酒好像也没什么陋习,偏偏部队长官专治此等陋习,杜见锋整日憋的眼红,一到休假就火急火燎蹿出来解决烟瘾酒瘾。
就是不带钱。
部队西出三十米拐角处的小卖部老板已经用一种惯用的“哎呀心好累啊”的柔和目光看着杜见锋:“小杜啊这会还打欠条么?”
等到现在也不过换个称呼:“中将今天又没带钱哈?没嘚事儿下次捎来就行了。”

绕远了。
吃完了饭,一众人打着酒嗝,尚算清醒的方孟敖拍了拍身边的杜见锋:“成了,结账。”
这句话说的比较微妙,方孟敖说了话后就一直没动,杜见锋扫了眼倒下的一大片,磨了磨后槽牙:“我去。”

兜里就揣三百了,还得买烟。

起身的时候,杜见锋还是很肉疼。
妈的连条牡丹都买不住还要我掏这饭钱。

然后他看见方孟敖也起身了。杜见锋开心了,觉得方孟敖还是好说话的。早听说他是个高富帅,想必替朋友结账这种小事还是很乐意做的。

套路还是要走的。
杜见锋走在前边,站在柜台前吆喝了句结账,低头认真的找起了钱包。
唔,上衣口袋没有,裤子口袋也没有。方孟敖看着他把全身上下都掏遍,这才开口:“找不到了?我来吧。”

好嘞,套路走完。
杜见锋欣喜点了点头。
然后方孟敖就跨过来。
伸手。
进了杜见锋的兜。
把钱包掏出来。
结账。
二百九十八块八。
四舍五入收了二百九十九。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吧。
除了当天晚上201部队迸出的那声“方孟敖你他妈怎么不按套路出牌”的嚎叫。

杜见锋看着菜谱一脸黑,他娘的老子是真就欠这兄弟俩的么。

本来带一个李熏然没什么,再带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回家就有点压力了。方孟韦坐在沙发上没个好气,倒是李熏然围在厨房门口跟杜见锋聊的欢。

毕竟是大哥的战友,不能撂街上,方孟韦就把俩人带回自己租来的房子,打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他在气头上懒得弄饭,其实也只会下方便面。李熏然就甭提了,剩下一个杜见锋被俩人盯得头大,转身就进厨房了。

“见锋哥,你跟孟敖哥以前是是同学啊?”
“嗯。”……水少许……葱花……杜见锋拿刀,对着葱头一通猛剁。

李熏然看傻了:“见锋哥你不用这么大劲儿……”
“成了,磨叽什么,能吃不就行了。”……嗯,花椒,八角。八角?

杜见锋在兜里摸了半天。
唉没零钱。
只好放了一块进去。

李熏然:……
李熏然:见锋哥你干嘛……

杜见锋:别说话,有钱任性。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