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馅儿元宵

深深井里一块儿冰!

【初乐】初七七和狼嗷嗷 02

初七沉默了。

大约几个须臾,他艰难地看向眼前凭生冒出的人,脑海中轰轰烈烈掠过的不是“他是谁”“从哪儿来”“到哪儿去”诸如此类的问题,而是……

我去,衣服呢。

眼前的少年就那么看着他,目光纯粹,也只是纯粹罢了。

没有尖尖的耳朵,没有毛蓬蓬的尾巴,少年肤色白嫩,也不似整日在山中受风吹雨打日晒的模样,刚刚还歪着头打量初七,好像又是被初七看的不自在,缩了缩脖子低下了头。

初七跟着他一起低头。

嗯……果然还是个崽子。

连毛都没长齐。

初七开口了,他问你冷么。

嗷。

虽说今早日头高悬,毕竟已入了秋季,按常人的话说,这天儿冷晴冷晴的,还是有些萧索。初七不怎么畏寒,可眼前人赤条条的就那么坐着,还不住往火堆边磨蹭,他就忍不住问了一句。

他原本不是多话的人,可一想到身前眼巴巴盯着苞谷瞅的年轻人是他方才揣在怀里的小肉团——皮毛的柔顺触感撩的他心头发痒。

要不是襟口还留着些细软狼毛,见着这么个大白天光着屁股出来乱跑的,他一定会第一时间把人抓去投牢,关上十天半个月的,免得影响市容市貌。

初七伸手拿下了一直被他捅在枝上的苞谷,问,你想要这个?

小狼崽子点头点的很有节奏,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嗯嗯嗯嗯,视线就一直跟着初七手里的苞谷晃来晃去。

初七把苞谷递到他面前,说给。

狼崽子赶忙接过,想都不想就塞进嘴里,可能真是饿的狠了,吧唧吧唧半天后才抬眼偷瞟初七的脸色。

初七脸上到没有太多表情,只说你吃吧,吃慢点。

狼崽子好像也不大好意思接着啃苞谷了,把毛茸茸的脑袋凑过来,想蹭蹭初七的手心示好。初七大概猜出了他心中所想,皱了皱眉也不避开,反倒是探出指尖在在他颈间搔了两下。崽子很是受用,肩以上基本都倚在初七大腿上,舒服的快要打起滚来。

初七手上动作顿了一顿,像是思虑了很久,终是扬起手来一记手刀劈在膝上人肩颈处。

狼崽子安分下来,刚刚还扑闪的眼睫此时安安静静的合在一起,呼吸平稳,已然晕了过去。

初七抬起人肩轻放到一旁,自己则起身摸出了几丛烟火样式的信号弹点燃。说是信号弹也不过亮光一闪,连声音都不曾有。他扬颌看了片刻,确认到对方的回复后这才准备离开。

他踩灭了火堆,将方才的苞谷梗都丢进了田边沟壑里,然后解了自己的外裳,极力把地上的少年裹了个严实。

初七是贯穿玄色衣物的,而里面却是白色织物裁成的里衣,就说沾染了泥水血污,外衣尚可一看,里边就真的惨不忍睹。

这时他也顾不得那么多别人忍不忍心来睹,在抱,扛,背这三种姿势中深思熟虑选择了第一项后,初七怀里抱着大了不止两三倍的狼崽子——为了防止露屁股还要特意一手按着——走向了会面地点。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