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馅儿元宵

深深井里一块儿冰!

【杜方/凌李】恋爱就是恋爱 01

李熏然昨天去看了医生,为此特意请了假。恰好是他表哥带队,也就大笔一挥,批了一下午的假。等到早上他悠哉悠哉推门进局,正在翻看档案的方孟韦跟他打了声招呼。

“然然,来了。”
“……哥,在这里,不要叫我然然。”

方孟韦失笑,小孩儿长大了还知道害羞。他一手合了档案搁回柜里,拉开身边的椅子让他过来坐。

“昨天不是去看医生了?医生怎么说?”

李熏然回忆了下昨日在医院的情形,摸着鼻子答道:“医生说:‘你看够了么?’”

正在喝水的方孟韦:……

方孟韦缓了一会儿,抬指把嘴边水渍揩了干净,颇有些艰难的开口问:“医生,很好看?”
李熏然诚实的点头。
他是有预谋有组织地请假去了医院,在医院前台口盯着主任医师介绍版面看了半晌,几天前一个小朋友在医院走丢,一天过去也没人来领,小姑娘哭的气都上不来,抓着护士的衣角不肯撒手。
医院那边没办法,就给警局打了电话,李熏然带着两个人去了,进门就见小姑娘窝在一人怀里睡得香甜。李熏然让人把孩子抱过去,做笔录时才有空打量这人。

——长得真好看。

李警官的眼都直了。
在此之前他本人跟他此时的眼神一般直,可对上凌远眼神那一瞬……李熏然狠掐了把大腿根。
“好的,那这个孩子……医生能把您联系方式给我么?”

要完。

李熏然心里咯噔一声,又掐了自己一把。这把掐得比较狠,他自己嗷了一声,手里的表格都皱了。
凌远明显心情不太好的样子,也没有理会李熏然,点了点头就回办公室了。

“……唉。好看,好看。”
“有你抽屉里光碟封面的医生好看么?”
“当然…………哥!我抽屉里才没AV!!”
李熏然从抽屉里抓出一个蛋黄派,“嗖”
地朝方孟韦丢了过去。
方孟韦笑着接了撕开,咬着蛋黄派回自个儿办公室了。

三条街之外,同样正在喝水的凌远也莫名一呛,三牛趁着开会的空档朝他挤眉弄眼:央人加班遭报应了吧。
凌远不紧不慢擦了擦嘴,在笔记本上给三牛的加班时长又划拉了个二。

稀里糊涂忙了一早上,李熏然一日三餐多在外边对付,局里灶上的饭他不爱吃,但他胃娇气,望着外边车水马龙,李熏然一手摁着胃,长叹一声。

方孟韦见他这样,上去拍了他两把,“走,跟哥回家吃饭去。”
李熏然惦记着程小云那烤的香嫩Q弹的牛排,连吞了几下口水,“不太好吧,哥,我提前又没报饭,不够吃了咋办……咱们怎么回去,你开车还是我开车?”
方孟韦懒得听他贫,打了个手势让他闭嘴,:“我哥来接。”
“孟敖哥啊?”李熏然突然激动起来。
“嗯。”

他们推门出去,门外停着辆荣威w5,是方孟敖的车。
自一段时间前公车不允私用——虽说平常他也不怎么开,他在警局附近租的有房,办公方便,周末闲时回家看看。方孟敖从上周开始休假,知道他每日还都惦记家里,就每天来接他回家。部队上的人不好张扬,何况方孟敖在这方面也没什么硬性要求,这车还是方孟韦给他买的。

方孟韦跟李熏然打了个招呼就迈步往外走,挺开心的去跟自家大哥打招呼去了,结果车窗一晃一晃露出半张脸来,方孟韦的笑就那么僵在嘴角。

挺俊的一张脸,头发不怎么规整,一副哈雷墨镜衬得这人不像个军人,但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反正这货肯定不是方孟敖。

方孟韦嘴角抽抽,一句话还没问出口,就在身后李熏然“哎呀这位哥跟老凌长得有点像哈哈哈哎不对哥你不是说孟敖哥要来么这又是谁”的叫嚷声中,杜见锋摘了墨镜,视线在方孟韦跟李熏然脸上巡回一通,不很耐烦地开口:“你们谁是方妹?”

在方孟韦复杂微妙隐晦的眼神中,杜见锋别过脸啐了口嘴角干沫——天太热,他刚换完衣服就往这边跑,憋了一肚子火没地儿泄,口气也不好。
“赶紧的,上车。方毛让我来的。”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