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馅儿元宵

深深井里一块儿冰!

霓凰头一次梦见林殊时,云南依旧没有落雪。

那是个梦吧,她没去过梅岭,没见过几场像样的雪。
她记得金陵城的梅香涌动在雪下,她伸手去晃树干,就会落下大块大块的积雪,砸在林殊和景琰发顶,溅进她的领子里。
翻墙爬树,骑马射箭,舞鞭挥剑。这个无所不能的小郡主,就会一边跺脚,一边叫着冷啊冷啊,呵出的白气消失在空气里,梅树下是三张年轻美好的容颜。

那是林殊吧,她认得那身铠甲,生冷的铁味儿,犹记得那人在冬日一本正经地诳她,霓凰,你知不知道,我这身甲胄啊,可是甜的。
接下来就听到七皇子愤怒而又惊慌的喊叫,霓凰,不许舔!

那硬甲上满是雪沫,她的少年将军被埋没在雪里。
她走近,寒意刺骨,她穿着靛蓝裙子,是他喜欢色泽,却单薄无比,只适合云南那样温和的气候。
她陷进雪坑,就再爬出来,跌跌撞撞,依然前行。

那又好像不是雪,分明冷硬的像冰。

她到了他面前,跪下,去抓他的手。
指尖还在雪外,抓不住,她就俯下身,用脸,用手,用额头,努力去撞,去抓,去融开那如冰般的寒冷。
她的脸上被划出血痕,却也悄悄地融开坚冰。

林殊哥哥,是睡着了么?
连略有不慎,额头磕在树上留了个印,他都要气的不跟她讲话。
她把脸搞成这样子,林殊哥哥,还会理她么?

霓凰抓起他的手,把自己的脸埋了进去。
感觉不到温度。
她泪如雨下。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