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馅儿元宵

深深井里一块儿冰!

05

导演谢衣X二线演员乐无异



谢衣回家后先脱了西装外套,给自己到了一杯白水,然后靠坐在沙发上拿出了手机。

本来想跟华月联系下,说今天上午请了假要么等会儿就去补上吧,结果华月半天没接电话,谢衣的手指在屏幕上划了几下,在QQ的图标前顿下了。


QQ是摄制组的风琊让他安的,说是方便发个文件啥的,其实也没好用到哪儿去,跟谢衣平日里用的邮箱没什么不同。一个月前他用的还是诺基亚的按键机,跟着剧组去吃了趟庆功宴,里边基本上都是新晋的年轻人,觥筹交错之间除却嘻嘻哈哈,免不得摸出手机低头玩儿会儿。

谢衣安安静静坐在一边喝茶,除了华月也没什么人跟他搭话。毕竟他在片场时很是严厉,这群孩子敬他,但更多是畏他。


这时候旁边一个打灯光的工作人员鼓起勇气,说谢导,来加微信吧!

说完还拿着手机晃来晃去。

谢衣茫然,说啊?

发出邀请的人紧张的咽了口唾沫,说微,微信。

谢衣又愣半天,说什么信?

房间里的人先是沉默,继而都又笑起来。华月捂着嘴,说阿衣不玩那个,有他手机号就够了。


谢衣脸上有点挂不住,当时含笑点头敷衍了事,回家就跟非智能机say goodbye。


他登QQ后改了签名:愿得一人心,免得老相亲。


他这一句纯是吐槽的,毕竟他刚相亲回来,女方还是他昔日的同事,以前跟在沈夜手下时一起共事的离珠。

就谢衣说来,离珠是个好女孩儿,样貌好脾气好,虽然没有深交,留给彼此的印象也都还蛮不错。


但总觉得没什么见了就想拖去领证的冲动。


谢衣慢悠悠喝净杯中的水,再低头时被屏幕上多出的数条回复提示呛了一下。

他点开空间,下拉刷新,再看自己同步到空间的签名下多出来的一串回复。


Xie:愿得一人心,免得老相亲。


华月:哈哈

瞳:呵呵

乐:……

风琊:卧槽,你是在拽今天又翘班去把妹了么

溟沧:扑哧

师尊:……

叶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喜闻乐见大快人心奔走相告普天同庆23333333333333谢衣你是被第几个相亲对象嫌弃了啊!

乐:原来谢导还没女朋友啊


谢衣看完评论也觉得好笑,把杯子放到了茶几边沿靠里一点点准备回复,却在看到“乐”的回复时愣了一下。

他的QQ是一个月前新注册的,只有周边几个朋友知道,所以一看备注谁是谁简洁明了,那这个“乐”自己是什么时候加上的?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熟人的话自己当时怎么不把全名打上呢?


谢衣想了半天,这才想起这个“乐”是华月硬推来的新片主角,还没什么名气,比起演员看起来像个大学生。

他想总不能因为认识没多久就不回复人家,于是回了一句,嗯。


新动态的提示迅速在屏幕上方出现,是乐又回复了他。


乐 回复 Xie:虾米???!真的啊!不敢置信,我以为谢导早就结婚了!


谢衣没察觉自己是什么时候笑出来的,只摇了摇头,又回人一句,还没。


他等了一会儿,乐没有再回复他,谢衣撑了会儿额头心想你在干嘛啊……坐等回复么?傻不傻啊你。回屋挑了件随身点的夹克带上手机就去加班了。


乐无异在自己的床上抱着手机打滚。

太好了!!!!男神回复我了!!!!男神跟我说了三个字两个标点!!!!嗷嗷嗷!!!男神的句号都比一般人好看嗷嗷嗷嗷我要下楼跑十圈!!!!!!!




乐无异是土生土长的西安人,对这一片儿也都熟悉,可也不知道这弯弯绕绕的小巷子后有这么一家卖小龙虾的店。他看了眼谢衣,眼里满是钦佩——就跟华月说的一样,谢衣打入这行开始就待在美国,还花了五年时间蹲守在黄石公园拍纪录片,对国内的事物却分毫不生疏。

谢衣算是早就习惯了他这目光,笑笑撩起门帘就走了进去。


小龙虾确实很好吃,乐无异戴着一次性手套大呼过瘾,吃到最后也不顾吃相,摘了帽子丢在一边,口手并用的跟虾壳作斗争。

他来时还带着帽子,本来说还要带墨镜,走到门口看到谢衣在笑他,踌躇了会儿只能作罢,还是拿着帽子意思意思。


不过是夜里九点多,这座城市依然喧嚣,他们所在的小餐馆坐的满满的,大多是桌上摆了好几罐生啤的大老爷们儿,根本不会有人在意坐在边角的这两人今日上午还在各家媒体大肆宣扬的电影发布会上出现过。


等乐无异吃的尽兴,谢衣叫来店老板付过了帐,这才又带着人走过弯弯绕绕的巷子,重新融进灯火通明的大街。


谢衣看了看时间,本想问乐无异今晚是回家还是去宾馆,毕竟明早他们还要早起,赶七点飞回上海的班机。他侧过了脸,却见乐无异在笑,于是他也笑了,音调里还带了点鼻音。谢衣这两天都没怎么休息,其实乏的很。


他问乐无异,你笑什么啊?


乐无异先是正经了下,又捂着嘴抖了半天,乐着说没想着谢导这么接地气。


在他心里谢衣永远都是云端上的社会精英,永远一尘不染的白衬衣,就算在拍摄场地,谢衣也绝不会穿那种通常导演穿的,满是口袋的大马甲。风琊说他骚包,谢衣懒得理他,照旧每天白衬衣。

谢衣咳嗽了两下,并不是他想使自己看起来正经一些,他本来有些上火,刚又陪着人吃了点辣,嗓子有些不舒服。

这却让乐无异紧张了下,结结巴巴说接地气挺好的啊挺好的啊……


谢衣笑,接地气是什么我不太清楚,你上学的时候,你语文老师没教过你这叫什么?

乐无异愣了,他大学毕业也有两年了,可从没有什么语文老师告诉他接地气有什么近义词啊?他又紧张了,张了张嘴答不上来,也没敢看谢衣,就盯着自己的脚,声音小到像是被老师抓到的不会背书的学生,说不知道……


谢衣又笑了,指着他前边,说你看。


乐无异抬起头,前面只是道路,钟鼓楼区本就是西安的繁华地段,此时这么灯火通明人来人往也不奇怪,于是他疑惑的看向谢衣,发现谢衣微微弯起的双眼里满是他看不懂的光。


谢衣说,这叫人间烟火。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