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馅儿元宵

深深井里一块儿冰!

01

想写点小小的,几十字的段子,因为真的没空写文了(ಥ_ಥ)

但又好想写自己喜欢的东西……

没有标题,没有前后因果,基本谢乐初乐,让我自己写着乐吧


今天是秦炀巡班,刚绕过街头就看到了辆黑奥迪,一个年轻人站在一边低头玩手机,还捏着耳机正准备往耳朵里塞。秦炀一看,不对啊,这里不能停车。于是他走过去,屈指往车窗上叩了叩。


哎小同志,这里不能停车的,你还是开走吧。


年轻人愣了愣,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我就不开,你能怎样?


秦炀一听,也笑了,笑归笑,手上动作没停,啪的一张罚单贴在车窗上。


不怎么样,记得交罚款。


年轻人一看见罚单就不开心了,把手里耳机甩在地上,指着罚单也说了几句难听话。


你敢给我开罚单?你知道我爸是谁么?你要有胆子,就把车拖走!


秦炀又笑了,摸出手机几下拨通电话,居然真的叫来一辆拖车,带着黑色奥迪扬长而去。


等到两辆车都没了影,秦炀这才转过身,准备再心平气和开导一番。


小同志啊,你看,你别犟不就没事儿了么,咱们愉愉快快的,你把车开走了我也省事儿,大热天的,何必呢。


这小年轻居然也笑的欢实,琥珀色眼睛透亮透亮的,居然上前抓住秦炀的手使劲儿晃了晃。


谢谢你啊哥哥!


……啊?


秦炀陷入了深深地迷茫。


这车是……我们公司老板的!他老拖我们工资不给发,哈哈谢谢了我回头让他找你们要车去!


秦炀:……


乐无异送走秦炀后就拨通了初七的电话,一边笑的喘不上气一边连声叫人的名字。


初七,你今天晚上不用送太师父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让他自己打的去吃饭吧!


初七:……

一边听得清清楚楚的沈夜:……

初七:把话说清楚。


乐无异抹了把笑出的泪,说他车违规停车被拖走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今晚我们去吃东街麻辣烫好不啦?


然后他们去吃麻辣烫了,还带着个脸发黑的分叉眉。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