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馅儿元宵

深深井里一块儿冰!

【花藏BG】停格

419拿以前的小脑洞混更

最近忙疯,好想能静下来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那时候叶卿还是很喜欢鹿的。再小一点时曾见师兄们带回头鹿,微湿的大眼把人看得很舒服,踮踮脚还能摸到软软的毛。

所以玄衣医师半蹲在她面前时她突然想提一提记忆里那种可爱的动物——能养一只就好了。

风然听后撑着下巴嗤嗤地笑,说那还不简单,待你再大一点,嫁到我万花谷,随你养。

叶卿一时间有些不信,睁大了眼问是真的么,而后认真点了点头,说那我要嫁很多次,这样就能养很多只鹿了。


又过了几年,叶卿大了些,明了事理,只是忘了先前曾跟人拉过勾许过姻缘的。

权当是幼时不懂事,玩玩笑笑也就过了,怎料有朝一日那人当真上门提亲,确让从来少根筋的叶小姐犯了难。

总不能一直在屋里躲着呀…。

她正欲硬着头皮出门见人,却见师姐抱着什么东西走近,说那人我给打发走了,唯留了这个同你消遣。

叶卿低头,师姐怀中是只幼鹿,略显孱弱,眼睛却灵动的出奇。


又过了好久,久到叶卿都换上了师姐们才能穿的高级弟子服,盘起了长发,也开始被新一辈的弟子们称作师姐。

人人都知她有头鹿,宝贝得很,那鹿也奇怪,明明温顺的性子,却只跟她亲近。

那年西湖的冬天特别冷,霜雪盖满了楼外楼顶,天泽楼外那株海棠也被冰封,看不出一丝生机,叶卿的那头鹿,也没能熬过这个冬天。

来年开春,叶卿早早的去拜过庄中数位长辈,叫人打扫了房屋,继而把自己锁在屋里,很久没有出来。一日晌午,练剑偷懒的小弟子正趴在湖边凉亭歇息,抬眼却看 见不远处一袭红衣,定神再看,正是多日未见的叶卿师姐。

还未来得及上前打招呼,就见人举樽一饮而尽,复又斟满,倾入湖中。

叶卿跪下,磕了三个头,算是拜天拜地拜父母。然后又站起,愣神了好一会儿,才向西边走了几步,只是不习惯饮酒,一时后劲上来,步子虚软以至跌坐在地。仰起头却见那医师逆光而立,向她伸出手,说你可真让我好等啊。

叶卿也笑,说你都这么老了,头发都白了。医师挑眉,问你嫌弃我不成?却是不等叶卿回答,抱着人就走。

叶卿伏在他胸口止不住喃呐,说你送我那只鹿…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没看好它…她一直说,却没再听到句回答。


偷懒的小弟子名叫叶华,是旁系弟子,见自家师姐倒在地上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抱着回房。

凑近一看才知叶卿身上压根不是什么弟子服,而是身嫁衣。

待庄内医生看过,说无甚大碍,不过醉酒后,叶华的心才放下。

心说师姐你酒量可真不咋地…正胡思乱想之际听见叶卿一个劲儿说着什么,小声且模糊,叶华凑的近些,才知道她在念叨鹿。

抱怨了句鹿什么鹿,方闻医生道了句,她那鹿原先万花谷送来的,冬时染了风寒,没过冬至就不行了。


叶华也叹口气,说那师姐我也帮不了你,世人皆知去年万花谷便已梯毁谷封,我纵有通天能耐,也帮你要不回一只鹿了。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