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馅儿元宵

深深井里一块儿冰!

【初乐】偷得浮生半日闲

狼嗷嗷的番外,专注流水账的我【。】

我也看不懂自己在写啥,大家清明节快乐〒v〒



初七翻墙进来的时候,从入夜开始下的那场小雨刚刚停歇。他没去过江南,所以不知什么是梅雨时节,只是觉着此时天气烦厌,连墙面上的湿意都如从青石里沁出的,粘在鞋边湿腻难耐。

毕竟这洛阳城里晴天居多,也只有清明这几日斩不断的雾蒙蒙。

落在地上时如旧的悄无声息,初七多往周边看了一眼,就望见湖心凉亭里还有一人。

走近了看,正是央着他早些回来的乐无异。


乐无异早就睡着了,头窝在臂弯里,嘴里还叼着个青团。初七一看桌上,一盘青团被吃了大半,杯盏里都是满的,指尖蘸了些挪到嘴边,冷掉的茶水而已。

初七抬指把乐无异嘴里的青团拽了出来,塞进自己嘴里,嚼了几下,口中还有点草叶的涩味儿。

想来是他自个儿做的,北方少见这玩意儿,也不知哪儿学来的。

初七摇了摇头,抬手把他推醒,让他回房睡了。


乐无异第二天早上一醒就跑去初七门前蹲着,十二洗漱完到门厅外泼水时见他坐在地上看一株草盯得专心致志,就叫了他一声。

乐无异啊了一声,说十二哥哥早!

十二笑了,说这么早,来找初七啊?他昨天回来的晚,还在睡呢,要不你进去吧。

乐无异赶紧摇头,说不不不我就在这儿等吧……十二看他不好意思了也就不逗他,随便说了几句话就去前院吃饭了。

乐无异见他走远,站起身来拍拍衣服边角,左看右看没有人,就低着头一溜烟蹿进初七屋里了。


他还没趴在初七床边多傻笑会儿,床上的人就睁开了眼,许是见着是乐无异,初七就抬手揉了揉额角,问怎么现在就起了。

乐无异说这都太阳晒屁股了,你还睡。

初七眯起眼,说这鬼天气,哪有太阳。

乐无异睁大了眼睛,被噎住了,嘟囔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哼了一声就去掀他被子,语气里满满的不开心。


你说要带我出去的!

昨夜城东王家……

你每天都有事,赵钱孙李你都要管过一遍才开心?

可能真的是很累,初七看了他两眼就抬手把脸盖上,轻轻嗯了声,说人生在世总得有点不称意。

乐无异有点蔫,最后也没说什么,没精打采的出门了。初七本来还想睡会儿,被他这么一搅也没了睡意,支着床起身了。

等他绕到乐无异的屋前,看见窗户跟门都紧闭着,知他心里确实是别扭了。初七就走到窗边,抬指叩了两下,等着人出来。

乐无异打定了心思不理这人,坐在窗下听的心里痒痒也不肯出去,半晌过后初七说了一句,赶紧的,过了申时又得出去,这回走得远,估计来回得一两……

乐无异噌的打开了窗,探出头问我们去哪儿?

擅挡一切暗器的初卿一时没防住,额头被窗框拍的通红:……天。


俩人闹了半天,最后还是上了街。一路吃小吃看天看地看美女,倒也悠然自得。

开玩笑的,洛阳城里的姑娘最近跟风耍格调,什么画楼刺绣才是美的,街上妹子自然也就没几个,看了看去都是大老爷们儿,甚是萧索。

初七是个对口腹之欲不怎么上心的人,自从身边有了乐无异,偶尔也会吃些甜食小品之类,此时也有闲心拈起块儿麻糖,吃之前还在手中晃晃,问乐无异吃不吃。

乐无异说我不吃你吃吧。

初七哦了一声,把糖填进嘴里。


再看乐无异时,那张脸已经鼓成了个包子。

按理说他这个年纪也恰是人类的少年之季,偏偏他脸颊生的有些软圆,一派孩子气。

初七就问他怎么了。

乐无异说有你这样的么,你该跟我客气客气。

初七问你想我怎么客气。

乐无异说,像吃不吃这种话,你起码得问我三遍,这样你才能吃的心安理得啊。

初七说不问你三遍我也吃的很心安理得。

乐无异于是又鼓起脸,等初七费了好大的劲儿把糖从左边腮帮子挪到右边,说,知道了。


乐无异见他服软很是开心,说好吧,我们再来一遍。说完又不放心地补了一句,你记得问我。

初七又拈了块儿糖,问,你吃不吃?

乐无异说,我不吃你吃吧。

初七又问,你吃不吃?

乐无异说,不,你吃吧。

于是初七哦了一声,又把糖塞嘴里了。

乐无异:……


初七嘴里含着两块儿糖,说个话都很不清楚,他有点想笑,就问,你还吃不吃。

乐无异去抢他手里糖袋,却见只剩点糖渣,于是更气,说我想吃还不会自个儿买啊!说完气冲冲的回去抓糖了。

路还没走两步就被初七抓了手臂拖回去,正想抬头瞪人便被突如其来的温热晃去了神。


嘴里,甜甜的。


初七的舌头很软,这好像是他身上唯一柔软的地方了,那柔软此时划过乐无异的唇边,带着丝麻糖独有的黏腻甜味儿,一个劲儿往乐无异嘴里钻。

麻糖上边裹着白芝麻,和糖浆一块儿被糊在糖身上,做糖的姑娘手艺很好,连根根糖丝都这么匀称……不对,喵了个咪这都什么啊——!???

乐无异悲伤的发现,在两颗糖被推进他口中后,他就不由自主地去想些糖原本的细节,又在转念想到这糖曾在初七口中打过转,就再也尝不出甜味儿来了。

余下的,全是眼前人口中的温热。


乐无异捂着红脸就地蹲下了,初七就站在一边,也不去拉也不接着走,偶尔抬头看看在风中飞不高的纸鸢,摇晃了一会儿便坠了地。

春天真是到了……。

再低头就见乐无异也睁着眼睛看那纸鸢,初七只垂首看着,也不催他起来。

又过了会儿,乐无异站起身来,吮着糖说个话也很含糊不清。


粗七粗七,你们清明节似做森么哒?

初七觉得每天教食不言寝不语教到别人家了,横了他一眼还是悠悠回答。踏青,祭奠亡故之人。

噢…乐无异似懂非懂点了点头,咧着嘴问人踏青是干啥的,什么青啊,青团么?啊我想起来了我昨天还做了青团,你知道青团是啥么你肯定不知道——


……停。

初七单手抚额,想着自己的教育哪里出了问题,过了会儿又抬手在乐无异发顶大力揉了两把,这才拉着他继续前行。

乐无异迷迷糊糊,被他拉着走也很开心,沿着路慢慢的走。

回府没一会儿,初七就收拾东西去了城外,临走还叮嘱了瞳别乱给他塞草药啥的入菜。瞳漫不经心哦了声,说吃不死人不就得了。


乐无异送走了初七,坐回自个儿屋里提笔写起了日记。落笔时笔尖划下开心二字。

吹干了墨合上本子,乐无异嘴角高扬,去睡了。


终日错错碎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


偷得浮生半日闲。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