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馅儿元宵

深深井里一块儿冰!

【谢乐】敦煌02

依乐无异所言,他们到了拉达,木制的寺庙迎着风沙立在一处绿树环绕之地,说是绿树,也早被沙砾肆虐得厉害,远远看去枝叶都打起了蔫。


四周倒没什么特别的景致,谢衣坐在骆驼上发愣的空档,乐无异已经跳下驼背,跑到庙门前抬手敲了敲。


前台开门的是位女尼,低垂的眉眼间满是静谧安然。谢衣只见乐无异挠着头发同人攀谈了几句,那女尼双手合十道了句佛号,又退回了寺中。


谢衣正好奇这闹的是哪出,可又不大好意思开口询问,恰恰乐无异跑了回来向着他伸出手,大大的笑容比经地上沙子折射出的阳光还要晃眼。


“那个,谢伯伯,先下来歇会儿吧。”


谢衣刚借着他的力道轻松触到了地面,还没来得及说上声谢谢,乐无异就又跑去 把那头载物的骆驼牵了过来,将上边的物件依次搬到一路载他们到这里的骆驼上。谢衣想起他之前说过的话,就往那边迈了几步,


“……无异,放着我来吧。”


“不用!谢伯伯您歇着,我这儿马上就好。”


谢衣揉了两下鼻尖,走过去帮着乐无异系紧了高处的,用来固定物品的索带。


骆驼驯久了很是温顺听话,此时也不过偶尔挪动几步,连带着驼铃响动,好在没扰了此处寂静。


谢衣转过身,一时也忘了刚才想要跟乐无异说什么,正按着额头苦想时,身后吱呀一声,原先退回寺中的女尼再次返回,手中还捧着一碗水。


那水算不得清澈,看上去倒也能入口,谢衣抿上一口,泥土的涩味在意料之中,可除此之外,还有些薄淡的咸味残存于唇齿之间。谢衣恍然,想来是这孩子怕他脱水,特意来这里要上些盐巴,免得他因长途跋涉而遭过多的罪。


想到这里,谢衣把这木碗的手一转,送到了乐无异跟前,“无异,你也喝点?”


乐无异又赶忙摆了摆手,“我不渴,真的!再说我囊里装的还有水,路上渴了再说,谢伯伯您就别跟我客气了。”


谢衣无法,只好将水一饮而尽,递还给那女尼。再别脸去看乐无异时,他正双手合十齐至眉心,向着女尼回礼。谢衣对佛教礼节不是很懂,只好后退了半步,鞠了一躬当作还礼。


再次乘上骆驼的时候,依旧是乐无异坐在前边,谢衣坐在后边。精神头虽然不如来时那么好,也不像刚刚那样糟,谢衣自然而然的环着乐无异的腰,时不时牵动一下缰绳,免得骆驼走去偏高的沙仞上。


谢衣的话本来就不多,乐无异这会儿一静下来,两人之间更是相对无话。谢衣本来还天马行空了一阵想着挑起什么话题,不想乐无异这时候开了口。


“谢伯伯,你以前来过敦煌么?”


谢衣摇了摇头,一想到人看不见,就开口说了句没有。


“家里人不同意我到这里来,说太贫瘠,不会好过。”谢衣把长长的缰绳挽了一挽捆在右掌上,这样方便掌控动向,“……人都有这样的天性吧,越是憧憬,越想尝试,所以,就来了。”


乐无异嘿嘿笑了,手掌上抬又去挠他那一头乱蓬蓬的发,挠的随手束起的马尾都有些散乱。


“那我可是轻松很多,我爸妈都说,男子汉该仗剑四方—— ”


说着还摆出了个挥剑的动作,不过在谢衣看来很滑稽就是了。


谢衣闷笑了两声,说,那你父母一定很爱你。


乐无异又哈哈哈了几声,挥出去的手又摇摆了几下才放回原处。他看着远处无垠荒漠,大声的说。


“是啊!他们一定!很!爱我!”


因为四周没有什么屏障,乐无异的声音便很快飘散在风里,无处可觅。谢衣看不到他的侧颜,只能看他那一头质地偏软的栗发,心想,这是个想家的孩子。


好在他们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到了三危山,天边的晚霞烧的正艳,乐无异拢住缰绳示意谢衣停一下,遥指着一边山体上大大小小的残破洞穴。


“谢伯伯您看,那里就是莫高窟——”


莫高窟。


谢衣将这三个字含在口中过了一遍,压下心中油然而生的狂喜,“……天色不早了,先回你说的驻地安顿,明天我们再来。”


末了又补上一句,“一大早就来。”


乐无异笑着点点头,哼唱起了他故乡惯唱的歌谣,少年干净的音色揉在风中,掠过太阳沉落处的茫茫沙原。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