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馅儿元宵

深深井里一块儿冰!

【谢乐】敦煌01



谢衣正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


将他送到河西走廊括口的牧民告诉他,沙漠里行走忌讳快步,更别说跑了,那更是没两步就要陷下去的事儿。


额上的汗珠沿发际滚落,再同下巴的水泽蓄在一处,沉沉陷入脚下滚烫的黄沙。


谢衣累坏了,背上背惯了的画夹此时也成了不容忽视的累赘,常年握惯画笔的右手紧捏着背包带子,妄图转移一些注意力,万年之前就曾吹拂过此地的长风在他耳畔轻巧掠动,涉过他身后长长的一列脚印,再细心将其掩埋。


此时此刻,与这大漠一般火热滚烫的风挟来了一阵驼铃声。


大漠里的驼铃声再正常不过,经了风沙的磨砺,又蕴有亘古不变的古朴悠长。谢衣用手背试了试自己额头的温度,不知手跟面颊哪一个更烫些,此时大脑像是罢工般不再转动,任他怎么思考都是一片空白。


有驼铃声,可是不是他听错?


谢衣凝神望向四周,沙丘起起伏伏遮住不少视野,连他自己都不禁怀疑,上天这突如其来的施舍仅是他渴求下的幻听罢了。


老天爷倒还留了三分良心,待得谢衣又往前行了一阵,一座不起眼的沙丘后居然现出两头骆驼来。

少年的眉眼干净舒展,在风沙中涤荡过后扔不惹尘埃。他戴着最简单的防沙面罩,又或许只是条普通的面巾而已。少年把面罩往下拉了拉,向前微微倾身打了个手势。


“您好——请问您是北平来的谢衣,谢先生么?”


谢衣扬起下颌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人,这样的天。多年之后他再回想,这更像是一幅画,由苍凉大漠作衬,直烙入人的心底。


“是,你好,请问你——”


“那太好了!呃,我先帮你搬个东西。”


少年的动作麻利,没个几下就把方才压的谢衣近乎走不成路的东西统统挂在了骆驼背上。


“哎谢老师你可来了,我两个月前收到的信,一收到就天天往这儿跑,等着接你。


“我等了你……嘿嘿,大家都等了你很久呢,谢老师这次能来我很高兴!嗯,我们都很高兴。


“啊?不用叫你老师啊,不行不行……那我叫你伯伯好啦,谢伯伯!


“谢伯伯来,我们坐一头骆驼,那一头要载东西回去,也很辛苦的,等我们到了拉达的那座庙再换一回,就可以回鸣沙山歇脚了,那后边有村庄,我们就住在那里。”


少年全然一副不怕生的模样,话匣子一开便再没能合上,絮絮叨叨说个不停。谢衣不好扰了他的兴致,又实在没什么精神,只能点头应和。


谢衣对骑骆驼确实没有什么经验可谈,只好乖乖坐在驼峰后凹处,等着年轻人翻身上来的时候拉了他一把。


两个大男人同坐一头骆驼到底还是挤的,谢衣歇了一会儿,依人所言两手自年轻人腋下穿过去握缰绳。那是个环抱的姿势,两人在一起偎着自然比之前热上很多。


“对了,刚才忘了问,你是叫夏夷则?”


“哈哈,哪儿能呢,那是负责跟您联系的!他跟我一起来的。我叫乐无异!”


年轻人终于又开怀地笑起来,伴着驼铃,伴着久远的风。


谢衣的目光从乐无异的肩头越过向前,再往前,便是他一直向往的那片土地了。


——敦煌。



=============

谢谢@云儿飘啊飘 姑娘的梗!【我真的不会在lof上@人,听天由命吧_(:_」∠)_】

我对大漠也是有种莫名其妙的感情,当然我的文笔真的不够我去描绘心里的大漠,心里的敦煌,之所以有勇气来写这个,第一是确确实实喜欢这个梗,第二是补上一些遗憾吧!去年没能去成莫高窟〒_〒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