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馅儿元宵

深深井里一块儿冰!

【初乐】打开盒子之后 01

乐无异睡醒的时候刚好讲完倒数第二道题,他脑子正昏沉着,一截粉笔擦着他的额际划过,直直投向地面。他生理性的一抖,睡着时捏在手里装模作样的黑色水笔也跟着落在桌面上,很清脆的啪的一声。


他就坐第一排中间偏右,桌子紧贴讲桌,讲台上的物理老师垂着眼看他。


乐无异彻底清醒了。


物理老师把卷子卷成圆筒状捏在手里,说乐无异,你来说这道实验题,电路效率一般用什么来测。


乐无异嗫嚅半天,他记得是电压表,但不很确定,就低着头没说话。物理老师很不耐烦的敲着桌子,问你是哑巴么?说话。


乐无异彻底不吭声了。


物理老师说,什么都不会还敢睡觉, 你很可以啊。坐吧。


乐无异就坐下了,他把头埋得低,在别人看来是有些受教训该有的模样,物理老师也没有继续冷嘲热讽,正准备继续卷子上最后一道选择题,下课铃响了。


老师只好把卷子从中间折了两折,放进口袋里,沾满粉笔灰的指尖将衣服口袋边缘擦出好几道雪白,他说同学们下课吧,这道题下节课再讲。


乐无异睁开了眼。


他很久没有做过高中时代的梦了。


已经是下午五点,冬天时太阳落得早,这时候外边天应该已经是雾蒙蒙的了,掺着寒风,凉意更甚。

他已经半个多月没有见到外边的天了,法院终判时他被人用全副武装的警车运到法院,走入特殊通道的间隙他想抬头看一眼天,身后警察的手推着他,让他快点,那抹久日不见的蓝就那么碎在了余光里。


躺在牢房一角的床上,乐无异半天没有动弹,这是他多年来的习惯,睡醒后要躺着醒会儿神,然后才起床。


可这次没能如他所愿。


监狱里的狱警在叫他的名字,他只好慢吞吞的,撑着床边沿起身。


狱警说有人要见他,乐无异讶异了一瞬。身为军人的父亲早就为国殉职,母亲把他跟哥哥拉扯大不容易,早几年也移民国外,出了这种事,就算是至亲也无能为力,到了这个时候,还会有谁要见他?

还有谁能见他……?


隔着厚厚的防弹玻璃,连空气都不能交融,乐无异抓起手边的对讲机,向外边的人笑了笑。是那种直达眼底,却又无可奈何的笑。


乐无异嗓子还哑着,说话声音也就小了,他说夷则,你怎么来啦。


坐在外边的夏夷则气色明显没好到哪儿去,说话也瓮声瓮气的,他说乐兄,这回你估计真就交代在这儿了。


乐无异又笑了,不同于之前的笑,直笑的夏夷则眼眶泛红。


夏夷则说你知道么,其实你犯不着这样。

你被警察抓了,按法律你要死的,你当这是玩笑?

他根本不管你的死活,你这又是……


时间到了。乐无异摇了摇头,抬手按上眼前的玻璃。夏夷则并没有伸出手去和他重合,他只是盯着乐无异的双眼,想从中找出点悔意。


可是没有。


乐无异由着狱警一左一右将他架起来,走向了来时的路。他想再回头看看夏夷则,看看他的好兄弟,可这渺小的心愿如同想要看到头顶那转瞬之间的蓝天,都是不可能的了。


夏夷则还坐在原处,上衣口袋里的手机不住震动。过了好久,他把手机拿出来,拇指随意的划动屏幕。是一条短信。


还是条彩信,附加图片随即显露出来:一个男人静静躺在血泊之中。


夏夷则的手抖了,手机也就不可抗拒的坠向地面,发出了不可忽视的响动。


男人紧闭的右眼下方,两点夺目红痣宛如血泪。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