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馅儿元宵

深深井里一块儿冰!

【初乐】初七七和狼嗷嗷 03

为了证明我不是个不会打TAG的撒比……更新泄愤!【



眼前一方破庙看似离得很近,却七拐八绕的总也走不到。过了庙就是城门,现在去倒也正能赶上进城的时刻,也不耽误赶回去吃个晚饭。


初七不是不想吃饭,说实在他挺饿的,方才好容易得来的苞谷他还没来得及啃上一口,一支喂了怀里的家伙,还有一支被怀里的家伙啃了一半轱辘轱辘滚到一边草地里了。

他烤给自己的那支,也因为见了怀里这家伙给弄得分外没心情,思考人生的时候怎么可能咽得下东西。


也或许是因为自己烤的手艺不咋地呢,黑一片黄一片的……


说白了就是,好饿,又不敢回去啊。


他一身血啊泥啊的,身上唯一能看的外裳还脱了下来,裹着怀里另一个跟他一般身量的少年。


少年就少年嘛,出门在外大家都是兄弟,你行动不便我抱你一下也好,大不了说我们去打群架,打的惨了就成这样子,你们不要看了,让我带兄弟去吃饭。


呸,当群众的眼睛是瞎的啊,你怀里那只连衣服都没得穿,打的是多激烈啊是不是还里衣纷飞,还晕着,是不是用力过度……


初七停下了,低头看着大半边脸都挨在自己胸口的少年。


真的还很像个孩子,睡着觉也不安生,时不时在他胸前变动着姿势,好像初七步子行的一快他就睡不安稳似的,哼唧了一路,一点也没有被人劈晕了要安生的自觉性。


初七觉得好笑,睡着了嘴还半张着,你是奶娃娃在等喂奶么?


再看向眼前的路径时,他没有再犹豫。


死就死吧,老子要吃饭。


迈出没两步,他就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多么天真,多么可爱。


十二站在他面前,就从路边那棵树后走了出来,先扫了一通初七周身,见没有明显伤口这才放下心。十二走近了,先是例行公事般回复初七近日去处及收获等等,末了眼睑轻垂,世间绝无仅有的美丽瞳仁就这么移向初七怀里的……嗯,人。


我看你放了求助的信号才折回来,一路饭都没吃,你给我看这个?十二眉心跳了跳,抓起面具盖在脸上。你什么时候有这等癖好了,办这事儿连件衣服都不给人家。


初七脸上的表情也不好看,半天就蹦出一句,别提饭。


十二也不急他,就说时候不早,都到这儿了也别磨叽,走了。


迈出去两步又回过身来,说你好歹注意点吧,然后看着他怀里那一大只以目示意。被颠了这么一路狼崽子有些悠悠转醒的意思,摇头晃脑的在初七怀里蹭啊蹭,连带着初七肩头的泥印儿多半度到了狼崽儿的脸上,初七才开口,说了句别动。


迷糊着的狼崽儿虽然听不大懂人话,还是被初七语调里的冷冽炸起了毛——要是尾巴还在的话,此时说不定是笔直的一条,上边的毛一根根啵儿起来。


崽子不动了,半长的发披撒下来把肩背盖了大半,十二若有所思还想再说点什么,初七却转过身不看他,说你把裤子脱了。


啥……?十二有点不能接受。


这样怎么回去,你把裤子脱了给他穿。初七耐心的出奇,说你不想自己脱我来也行。


你叫我来……就为了让我脱裤子?十二颤抖了。还好兄弟呢,我呸。


初七的面具也不知丢在了何处,荒郊野岭用不着避嫌,一双蒙着薄雾的眼就这么扫向十二,大有你不脱今儿咱俩没完的意思。


十二湿润了,十二泪奔。


初七有点费力的蹲下去捡那条裤子,嗯,还是绒布内里,应该不冷。


怀里的崽儿他不知是不愿松还是懒得松,就这么一路抱着,连衣服裤子带人都送到了一旁破庙。


初七先把人放下,脚掌触地后的感觉并不舒适,何况这地方还尘土飞扬蜘蛛网旧挂幡到处飞,狼崽儿小声哼唧以示不满,初七把裤子往人手里一塞,说穿好了再出来。


交代完后初七就转身,迈门槛,关门,然后在残破的石阶上坐下了。


他累的心慌,前些日子他不敢合眼,近两天急赶着回来,身旁又携了个不知为何的小家伙,着实有些心力不济。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去究这种事,直到现在安安静静坐在这里,首先涌上来的也是数日以来的奔波之苦和躯体的疲惫。那崽子是人是妖,他都懒得考虑,检都捡回来了,还说那么多做什么。


身后穿弄衣物的悉索之声隔着破旧木门声声入耳,初七以手撑额,浅浅打了个盹。


评论(1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