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馅儿元宵

深深井里一块儿冰!

【初乐】初七七和狼嗷嗷 01

突发性脑洞,慢慢填中,自娱自乐向,ooc啥的多包涵哈




初七收刀时不忘甩净侧刃上残存血痕,正欲转身离去之时又听见响动,他回身侧目片刻,毫不费力的拈着后领皮毛将草丛之后的小家伙拎起来。那是头幼狼,想来是独自溜出窝来找食儿的,也是他大意了,方才斩杀灰熊时竟无一丝察觉。正这么想着,饿坏了的小家伙吧咂了下嘴,向着初七打了个满是奶味儿的嗝。


初七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小家伙带回去了,毕竟荒郊野岭,放在这里指不定不是被吃就是被饿死。


愉快的忽略了“崽子的爹娘发现崽子不见了一定会来找”的事实,初七两手一托,把小家伙往怀里推了推。


要说这一小只虽说看着年岁尚小,一双大眼向着初七的方向滴溜溜地不住晃悠,很通人性的模样,软软的肚皮就那么有一下没一下蹭着初七的肋边,隔着衣料也能察觉出的柔软触感。


初七一低头,那双透亮的眼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粉嫩小舌还探出来舔舔鼻子,留下一道湿漉漉的水渍。初七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戳了戳它的鼻子。


本是无心冒犯,小家伙偏又不知,嗷呜一声便叼住了初七的指节。那舌头不似看上去那么光滑柔软,还是有几分沙子般的磨砺质感,尖锐的犬齿抵在皮肉之上忽又停住,投向初七的目光里多了几分委屈跟茫然无措,好似就这么在同初七对话,言语中不乏我不是在咬你就在跟你玩嗷呜嗷呜不要那么凶的瞪我啦的意思。


初七看了它一会儿,直到那小家伙瑟缩着,主动松了口。初七心想莫不是吓着了,想要安抚却腾不出手,只得又将小家伙抱的高了些,用下巴轻轻蹭着幼狼头顶的细软皮毛。


乖。


小家伙开心的打了个喷嚏,小尖耳朵也跟着一晃一晃,把饿着肚子的郁闷全然抛在了一边。


到了山下,初七想先找户人家打理下吃食,毕竟人是铁饭是钢,他提着刀在山上晃悠了两天,根本没吃什么东西,这会儿也饿的发慌。那小家伙初时也很有精神头,这会儿也蔫了,窝成个毛团缩在初七怀里,连耳朵都耷拉着。


初七知道它是饿了,可他如今一身衣物被血水泥污染了个七七八八,只怕没进村民农舍便要被赶出去。


这么凝神想了片刻,初七抱着毛团闪进了一旁苞谷地里,再出来时,毛团还在怀里,只不过身下不知垫了什么东西,把毛团的柔顺皮毛戳了个横七竖八,连毛团自己也向着初七呲牙咧嘴表示不满。


初七这时可没顾着毛团情绪,还抬起一手扯起毛团尾巴盖上了怀里露出来的青青的苞谷皮,神态自若的往出村的路走去了。


待又走上了些许里程,初七在路边点了火,一人一狼坐在火边,一个用树叉戳着火中噼里啪啦的苞谷,另一个窝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还时不时被突然蹦出来的火星差点燎了毛,嗷了声在火边来来回回乱扑腾。


待到苞谷差不多好了,初七再用树叉扒拉开那一片火灰,放在一旁晾了一会儿,撇开那层皮推到幼狼面前。


没肉,你吃这个。


初七抛下了这么一句,接着回身烤他的苞谷。听着后边动静,想必是小家伙不乐意了,不肯茹素。初七这么失神的想着,方知自己捡了个多大的麻烦回来,这不是小猫小狗,这可是狼啊,幼时蒙混也就罢了,等到长大了,露出本性可就不好处置了。


正这么想着,身后忽的传来不似寻常的响动,初七猛的回头,手中被火焰烤的焦黑的树叉插入了质地坚硬的物什中去。再凝神一看,正是方才自己烤好的苞谷。


他愣了,向来沉静的心也在瞬间疯狂跳动。他面前是个少年,正捧着苞谷一通大嚼,看起来也被初七吓了一大跳,嘴微微张着,还保持着刚才咀嚼的动作,幸亏手里的苞谷棒被初七捅着,要不早就失手掉地上了。


好在初七很快回神,还没理好思绪,对面的少年看着他,一双眼里光华流转,他看着初七,奶声奶气的嗷了一声。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