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馅儿元宵

深深井里一块儿冰!

max

结结实实的脑洞,对仙四古二这两对儿执念颇大,本就是自娱自乐,ooc就ooc吧。

断断续续的段子,不知道不会会成文( *・ω・)

#唱歌跑调怪我咯#

玄霄推开门的时候带进来了外边走廊直能闪瞎人眼的五彩探灯,还一晃一晃。对面的房间正在唱爱情买卖,门没关严,铺天盖地的出卖我的爱背着我离开就从玄霄身后钻进来,乐无异看了看这位前辈的脸色,想,BGM蛮到位的。

也许是他的胸牌还没有去下,也许是昨天公开课他就坐在玄霄旁边,玄霄眯了眯眼,说乐无异,你出来。

他乖乖出去了。

然后玄霄转身,连看都懒得再往包间里看一眼,只说云天青,死出来。

云天青起来的时候没忘踹一脚叶海,叶海刚灌了一杯冰薄荷,舌头都还大着,含糊不清的吆喝霄啊霄啊一起耍呗,然后扯着嗓子继续对着麦高歌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乐无异正对着玄霄,只见他脸色越来越差,对面房间好像听见了叶海的声音,一个劲儿的回吼,云天青顶着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想用真爱把我换回来的洗脑节奏在玄霄面前站好,笑嘻嘻叫了句师兄。

乐无异还在发懵,那边云天青已经借着酒劲儿用鼻尖去蹭玄霄的面颊,玄霄着了恼却也不好下手打一个醉鬼,尤其是在一个学弟面前。

想到这里他又看了眼乐无异。

乐无异心里彻底毛了,暗搓搓坐回叶海身边听他鬼哭狼嚎,叶海打了个酒嗝突然不唱了,乐无异正纳闷儿,叶海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抖了几下都没能关机,只得丢给乐无异,吩咐他关机。

乐无异看了眼手机屏幕,来电显示上是“冤大头”,他想也许有什么急事儿呢,就鬼使神差滑动手指接了电话。

喂?叶先生这会儿有点事不方便接电话,请问您……

无异?

乐无异停顿了二十秒,他明明没有沾酒,此时却有微醺的感觉。

……啊啊,师父……

他嗫嚅着想解释为什么自己会拿叶海的手机,叶海那边的唱k声谢衣也听的清清楚楚,于是乐无异只听见一句,无厌伽蓝是吧,我去找你们。

等他回神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向门口冲,连看到云天青跟玄霄俩人严丝合缝的贴在墙角都没多想。

云天青刚灌下去一杯特调朗姆,此时这种热辣暖意在玄霄唇舌间蔓延,近在咫尺的云天青那张脸上面泛着粉,眉间还皱着。

于是玄霄一拳送到了云天青的小腹。

#好少年怎么能沉溺手游#

最近玄霄有点郁闷。

说来也是小事,云天青跟夙玉爱上了玩手机游戏。

提到这个游戏呢,就不得不说这年头脑洞如此多娇,iphone的这款APP就是代表,具体到应用上就是——养娃的。

俩iPhone叠在一起摩擦摩擦,几十秒的时间就能造出个娃,还要时不时的给娃换尿布,喂奶,哄着睡觉,不然娃就会在你屏幕上哇哇大哭,听着也着实心疼。

爽么?

云天青和夙玉表示,挺有意思的。

夙玉还郑重的给娃起名叫云天河,连下课被夙瑤拉去吃饭前都不忘嘱托云天青,记得给天河喂奶啊。

云天青连声说好,这边打了个哈哈跟玄霄一起回实验室。玄霄最近接了个课题,跟乐无异那群新来的学生一起捣鼓,云天青不是这个专业却也爱蹭去搅和,也就给他们端茶倒水顺便讲笑话活跃气氛的。

毕竟一屋工科生,挺吓人的。云天青想。

那天到了实验室,云天青突然说哎呀我笔记忘教室了!师兄你先给天河喂着奶!

说完就丢下手机跑路了。

玄霄当时就脸黑了,所有人都若有所思的盯着他,想看看这个学长怎么……呃,喂奶。乐无异首当其冲,说哇前辈你好厉害!

玄霄看了他一眼。

乐无异缩缩脖子不说话了。

本来不想管,奈何天河哭的欢实,玄霄只能捏着手机偷偷…他自以为偷偷的…去了卫生间。一屋人颇有默契的蹲在卫生间门口听婴儿的吮吸声和满足的吧咂声,个个眼珠子都快掉出来。

这学长,忒生猛。

后来乐无异总算搞清了咋回事儿,缠着云天青问他怎么玩,俩人蹲在实验室门口喷的眉飞色舞,就差三柱高香结为兄弟,莫名感觉实验室里众人看自己眼神都不一样的玄霄大神走去一脚把云天青踹出去,招呼乐无异回来分析材料。

于是第二天乐无异问谢衣玩不玩手机游戏的时候,阿阮呀了一声,说谢衣哥哥小叶子这是想跟你生个孩子呀!

乐无异瀑布汗,说不是不是师父别听她瞎说……

谢衣还想了一会儿,问怎么生啊。

乐无异抹了把脸,蹲门口吹凉风去了。

后来谢衣总算搞清楚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儿,略带遗憾的跟他的好徒儿说,无衣,为师不用iPhone。

乐无异当天下午就捧了部新手机回来。

他一个去倒茶的空当,叶海拿起他的手机翻看两下,说嘿你这小子也玩这个啊!我正找不到人呢,来来来咱俩玩。

说完掏出手机跟乐无异的摩擦摩擦。

乐无异脸都绿了,手正抖着又被谢衣开门吓到,一杯子滚烫开水全便宜叶海提拉着人字拖的左脚上。

谢衣看了眼叶海又看了看乐无异,问,怎么,新买的手机?

乐无异点点头,说是啊刚想换一部……

然后?

然后他再也不玩手机游戏了。

#魔纹什么我也想舔#

今天是谢衣二十八岁生日。

的十周年纪念日。

谢大大今年三十有八,不是故意文绉绉,而是连在一起真的不怎么好听,

作为男性的优势就凸显了,他不会被那么频繁的问及年龄,再者凭着他那张半根皱纹都找不到的脸,也有足够自信撇去年龄这个人人头疼的大问题。

蛋糕是沈夜买的,华月送的,拆开后上边一个血红的寿字儿看的人眼眶发热,师尊这还真不是一般的恨他。

这还不是最精彩的,重点是在众人忍笑声中吹完蜡烛后叶海在一边亲切的说哎呀老谢今年三八再过两年就是一枝花啊,谢衣只想把他的头摁进蛋糕里碾两下。

只是谢大大没有料到,叶海的脸还没有埋进蛋糕里,对面飞来一块奶油却糊了谢衣满脸。

伴着乐无异喵了个咪的你敢偷袭我师父跟阿阮的嘻嘻你看谢衣哥哥愣住了以及叶海没良心的嚎啕大笑,谢衣用手背擦了擦脸,捞了一捧奶油就甩到了叶海脸上。

可以用混战来形容。

最后谁把谁撂倒了也不清楚,乐无异好容易才把发梢的奶油跟蛋糕沫弄掉,迈出盥洗室就看见谢衣坐在一边隔断上,眼镜上沾满了奶油干脆就取下,头发也有些乱,眼下恰好被红色果酱沾染了两滴红印。看的乐无异心里痒痒。

都说男人是服从本能的动物,乐无异在吻上谢衣眼角的时候这么说服自己,那两滴果酱蹭上去太久,有些硬了,想着估计是那个用来写出巨大寿字的果酱,连谢衣都有点想笑。乐无异探出舌尖也没能弄掉,只好轻吮两下这才清理到位。

谢衣环着乐无异的腰任他胡来,呆小子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后立马红了脸,支支吾吾着要去拿毛巾给师父擦脸。谢衣笑笑说不麻烦,还是我自己去,话还没说完乐无异就又凑了回来,一个吻落在谢衣唇畔,还有些孩气的啵出了声音。

师父……生日快乐!

谢谢你,无异。

评论(3)

热度(10)